坦然面对科大文化的弱点

新创基金会2012年年报秘书长感言

我陪伴新创基金会创业走过六年。2012年是挑战最大、最难忘的一年。最终,我和团队冲线“再战上马”筹款行动,我也挑战了上海马拉松。

我的困难是,三人的专职团队如何争取更多校友捐赠科大?压力是:面对捐赠校友,我拿什么回馈您?

校友基金是远比42.195KM更长的马拉松。2012年中我决心尝试:“再战上马”行动筹款人次由2011年目标1000人次调高到2012人次,筹款额度也增加了。这是一个沉重的赌注。之后,基金会筹款团队推出全新捐赠网上线、千金买马与知性美女榜等多项冒险创新的“砝码”。那两个月,我们夜以继日的工作,真正让我感受到,为梦想冒险多么有趣。

我从来没有想过跑马拉松。2011年目睹几十位科大学生挥洒汗水为中国科大鼓与呼,我自愧如果不能以身作则。2012年中,做出参赛选择,因为我深知,动员科考协会同学做牛做马,他们用汗水为中国科大鼓与呼。我是捐赠行动的负责人,我无理由退缩。我们的筹款目标是108万元,因此必须奉献创意、激情与野蛮的体力!突然感到释然——既然除却努力工作无以报答校友,那么我们用跑完马拉松全程,向每一位捐赠校友致敬!经过几个月的训练,我对熬完马拉松全程很有信心,压力最大的地方在于,9月底筹款行动起跑之后,彻夜的工作,我几乎没有时间坚持训练。一边是筹款,一边是长跑,我确左右为难。横穿上海马拉松的五小时,回忆起校友基金的创业,深感个人渺小,但科大校友应团结去为改进科大文化作出努力。我愿意分享我对科大人气质与文化优缺点的不成熟思考。

我为什么支持中国科大?因为中国科大实在、不靠谱。对比清华、北大与中国科大,清华无疑是中国最靠谱的高校,清华人运作如机器一般精确规范,但遵行体制,少自由思想(中国大学多半是成功或不成功的清华);北大人“不靠谱”,盖散漫自由,思维活跃,新思想层出不穷。我把中国科大的气质归结于实在、不靠谱。因为不靠谱,中国科大人极少有思想束缚的框框,凡事也坚信可为;中国科大人的可贵在于在“不靠谱”的理想主义之后,兼具“实在”的实干精神。

“实在不靠谱”的气质2006年12月催生了新创基金会,也成就了今天校友基金事业的初步成绩,因为科大人大体不认为民间、独立的校友基金想法是疯狂的。科大人“实在、不靠谱”的特征也是激励我为中国科大工作的重要动力之一。2012年上海马拉松之后,我曾致电科考协会同学孙騄轩“我们已挑战了中国最有影响的北京与上海马拉松。明年我们能去哪儿?” 孙騄轩答“我们应该去跑波士顿马拉松。” 孙的回答成为2013年我们选择挑战纽约马拉松大赛的建议来源之一—今天中国科大学子仍然如此充满创意与激情,渴望挑战,心无束缚。作为校友,能帮助今天的科大学子实现梦想,自然充满成就感。有趣的是,过了些天,我在校 内遇到丁泽军教授。我“忽悠”他“我们准备去跑纽约马拉松,为中国科大呐喊与筹款。如果有月球马拉松,中国科大人也应当出发!”物理学家丁老师应声说好,“月球真能上去,马拉松不是很难吧”!

然而,我们也要坦然面对科大文化的若干弱点:

首先,科大校园文化中唯有科学家为荣的倾向,造成文化略显单薄。部分年轻毕业生晚熟,对职业缺乏清晰规划。高校之影响力,如只局限于科技界,则社会影响或将衰微。科大应当正视事实:只有10%的毕业生能进入学术界,而大批学子必将进入工业界。中国科大应当给予足够激励,鼓励创业、经商光荣之文化。我近年来接触不少年轻毕业生,直到博士毕业,对职业前途一片茫然。大学精神在自由思想与独立人格。如无独立之职业人格,中国科大岂能脱责?

其次,科大人缺乏“工程精神”。工程精神,即从小事做起、善于合作的团队精神。科大偏理,从来不缺乏标新立异的科学精神,然而却很少强调工程精神。我曾在USTCAF服务多年曾痛感科学精神过滥误事。当时发现一些校友迷恋新奇的想法,但总无人沉稳做事,难清醒估计能力与精力。科学与工程,类似革命与改良之关系。校友为母校服务,有革命性的新颖想法固然可喜,但我们无法承受天天闹革命的代价,许多新奇想法只具理论意义。而工程性改良,却可达到实际最优解。工程的背后,是大量看似繁琐枯燥的艰苦工作,无法发表开天辟地的论文,但日积月累却有水滴石穿的效果。工程意味着我们不推崇推倒一切、从头再来,而在于珍惜传统、 善于改进前人成果,以最小代价、获取更佳效果。科大学长们十年如一日构筑了USTCAF成长的成绩,我在彼服务受益良多。缺少工程精神,绝非个人指责,这是对包括我自身在内很多科大人的弱点反思。单打独斗、不谙实际的作风,是做多了科学研究容易形成的作风。

工程精神还表现为对他人的尊重、不妄自尊大。实话说,清华远比科大人有大团队合作,成大事者众。然科大人即抱团(即对科大充满深情,高度认同校友);又散沙(联合做事者少)。我们期望校友基金由四两而千斤,逐步壮大,这也是执委会主席张树新在《年报前言》探讨的问题。我以为:

1)校友基金是长期穿花寻路的艰难旅途,专业体制竭诚硕果需要时间。

2)校友基金扩大影响,成长为教育基金会,需要争取校友之外的社会支持,但获取社会支持的专业能力形成,需要时间。

3)在校友基金并不够大时,仍然可期待发挥“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我坚持,新创基金会资助母校,倡导的是“有态度的捐赠”,即将校友坚持的价值观,融入资助公益项目中。例如我们资助iGEM代表队赴美参赛,设立海外交流奖学金,因为校友期待中国科大加速国际化。而资助龙舟赛、三江源科考与马拉松等多项赛事,因为野蛮体魄对于健壮科大文化极为重要(科大传统文化是不太重视体育精神)。我们的多数资助项目,与中国科大师生密切相关。侯建国校长曾多次提到,基金会的专业、规范与勤奋对科大师生士气是巨大的激励。这种激励体现在何处?我认为,新创基金会在公益项目,强调与捐赠者的互动、财务公开与专业操作,有利于引 导中国科大更好的吸引社会资源支持。而基金会对接受公益项目资助的iGEM、科考协会的学生,强调以公司制的方式去运作项目。我们希望校友能给学生超越于金钱之外的资助,更多传授科大学生欠缺的职业态度。

我期待今后校友基金能为健壮科大文化奉献菲薄力量!

刘志峰 9500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新创校友基金会秘书长

2013年4月

2013-04-26 上一篇: 中国科大新校长尘埃落定,万立骏来了! 下一篇: 新创基金会再次规范化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