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校友小聚,宁波校友会何时复活?

11月17日晚,20余位中国科大宁波商界校友小聚,宁波市政协副主席郑瑜(786)出席聚会。多位校友从北京、苏州与温州赶到宁波参加活动。

商界聚会在和丰花园酒店进行。中国科大新创校友基金会提议进行宁波商界校友餐会,并与张辉(9512)共同组织了聚会。

出席校友包括郑瑜(786,宁波市政协副主席)、潘建统(8402,宁波晟源国际贸易公司)、陈培民(8409)、程梦华(8409,宁波海田国际贸易公司)、陈茂春(852,宁波翔宏工贸公司董事长)、赵洪明(8503,宁波韵升股份公司)、史进东(8512,宁波科联公司)、陈保明(861/8615,赛伯乐创业投资基金)、陈继杰(8705,宁波杭州湾新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刘航杰(876,宁波诺驰光电科技发展公司)、周寅(90少/904,苏州柯乐思医学科技公司)、朱剑锋(9406,余姚鑫高益磁材公司)、汪振永(9410,浙江温州富士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张辉(9512,宁波杭州湾新区投资合作局局长助理)、汤勇(9617,宁波银行农行风险管理部副总经理)、王东升(MBA0307,宁波工业投资集团公司)、夏亮(9813,宁波诺丁汉大学)、严晗(SA0704,鑫高益)、 梁平(0204,鑫高益)、赵善海(0311,宁波银行)。校友们发现了不少商业伙伴单位居然有校友却从未相识。郑瑜发现宁波银行、新高益公司的校友都颇为感慨“去过这么多趟,不知道还有好几位科大的啊。”

宁波是著名港口城市。恢复高考至今,中国科大一直是宁波最优秀高中生心向神往的圣地。宁波曾是中国科大浙江校友最集中的城市。中国科大曾援建宁波大学,其首任校长与数十位教授均由科大派出。宁波大学与中国科学院宁波材料技术与工程研究所云集了大批中国科大校友。中国科大浙江校友会一度设在宁波。但过去至少五六年,宁波无公开校友活动。(中国科大浙江校友会曾驻节宁波,这是少有的省级校友会不在省会城市的特例。但2013年11月17日中午,杭州校友会升格浙江校友会。)

11月12日,新创基金会向数位宁波商界校友提议商界餐叙。第一反应几乎都是“(除了宁波大学和材料所)没啥校友吧”。新创基金会立即展开专业调查,发现至少有50位商界校友生活在宁波。宁波商界校友集中在外贸、精密制造、投资金融、材料与制药等行业。当晚有多位出差不克出席的校友表示今后期望参加宁波校友活动的强烈愿望。新创基金会负责人出席餐会并介绍了校友基金的工作。

新创基金会将考虑适时在宁波再次组织更大范围的校友聚会(不局限于商界校友)。如在宁波等地工作的校友,可联系我们

如何盘活一方校友会?何为健康校友会?

新创基金会协助多城市校友,激活多个城市校友网络。2009年,新创基金会在上海拜访200余位校友,推出“生物制药校友龙门阵”、烧尾宴等多项校友活动。此后上海校友活动日渐活跃;2012年3月3日,四川校友会新春年会,首日涌入大批年轻校友,文革后入学校友首次成为主流人群;新创基金会对活动的宣传、报名乃至流程提供了全过程咨询;8月18日,新创基金会提议四川校友会进行电商报告会,并协助邀请报告会并成功争取资助。新创基金会已在北京、上海、苏州、常州、广州、深圳、杭州承办或协办多场校友活动。

有井水处,就有中国科大。新创基金会负责人表示,科大人已逐渐在二三线城市出现聚集。未来基金会可能前往更多二三线城市,摸清当地校友网络。对于有校友聚集但校友会形同虚设的城市。新创基金会愿意通过专业手段“盘活”校友网络,帮助组织当地校友活动。

新创基金会认为健康校友会的形态是:

1)校友会应完成文革后校友换代:数年前,若干中国科大国内校友会理事会仍无文革后校友参与,这种形态不利于吸引在工商界、学术界正值盛年的校友参与,文革后校友应充实到校友会理事会发挥作用。更新换代,非不尊重老校友。校友活动可多邀请文革前老校友参与,但让老校友去承担繁重组织,并非“尊重”。

2) 校友会应发挥商界核心作用:理事会由清一色的教授(加政府官员)组成,必有问题。健康校友会理事会比例为商界:学界为2:1较好。由于长期的学术优先思想引导,不少科大地方曾由学术界主导。边缘化的商界校友交际愿望、调动资源确又优势。这也绝非排斥学界校友。以北京校友会为例,1/3的学术界校友理事(来自科学院、清华北大等著名高校)对北京校友活动提供了珍贵支持。(注:本条不适于美国大学城,当地校友几乎全部来自所著名高校)

3)校友会非学生会:理事会由毕业数年的清一色年轻学生组成,则无力凝聚资深校友,也失去“承上”之所用。

4)校友会不等于理事会:只有理事会聚会,普通校友无参与机会,只能称之为自娱自乐。

5) 校友会不能次次“八宝粥”,要敢于举办企业家、创业家与行业的仅限邀请制的聚会:校友会不能只举办表面“一律平等”的八宝粥式聚会(所有人均能参加)。要敢于承办仅限邀请者,仅限企业家、创业者与行业资深校友参与的聚会。这种仅限邀请式的群英会可能得罪人,貌似对未受邀的年轻校友不公,但年轻校友终将受益。盖因校友会最难凝聚者乃企业家。深入沟通的行业群英会不足以吸引企业家。而企业家聚会,能让其体认校友会价值,进而愿意出席烧尾宴、报告会等活动,帮助年轻校友。甚至在年轻校友的聚会中提供捐赠,减少年轻校友的经济负担。而年轻校友即使未被受邀参加群英会,亦可通过新闻,了解其成就,可通过校友会介绍等方式联络、请教甚至向资深校友求职。长期拘泥于“八宝粥”式聚会的校友会,最后失去企业家支持,受害者为年轻校友。

致谢:感谢南京大学校友、宁波杭州湾投资合作局邵丹波对组织工作的协助,并提供摄影照片。

2013-11-18 上一篇: 购物狂欢节血拼到底?捐赠科大赠大礼! 下一篇: 坦然面对科大文化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