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豪不怕开水烫?中国科大创业批斗会落幕

加入中国科大北京校友Google邮件组,得到校友活动通知

4月14日,中国科大土豪批斗会在北京微软大厦进行,云成互动创始人胡森(0511)和青游易乐创始人王露(0325)交代从事毒害青少年的游戏行业的罪行,接受120位校友的深入批斗。

海归、学霸与土豪?

胡森的演讲题为《海归、学霸与土豪》,他分享创业历程:技术上的想法源自耶鲁课堂,暑假去Google实习,和前辈的讨论开阔了眼界。接下来他为创业做准备,但很快遇到困难——那是2010年11月,他面临选择:继续创业,或回去念PhD。胡森给自己列list,上面写满期望和恐惧,接着就有了底气,因为确信“大公司永远可以去”,而创业是 “年轻聪明穷”的人想做的事。

胡森向年轻学子给出职业规划建议,他秀硕士、博士、工作、绿卡的漫长时间表。他以当初在Twitter面试后因无绿卡被婉拒的经历提醒要拿到H1B签证“只能去大公司哦,嘿嘿嘿”。因为签证,很多科大留学生将失去获得创业公司快速成长的红利。

年轻聪明穷

中国科大每年有30%毕业生赴美留学,一些海外学子缺乏职业规划,惯性的在博士生项目滑行,直到毕业方才发现面临心灵失业。而胡森在职场的快速成功值得海外青年学子借鉴思考。

胡森多次提到“年轻聪明穷”,他笑说科大学生“年轻聪明穷”——这意味着激情和可能性,“你一个年轻穷小子,还有什么可失去的?”,同时他分享自己的野心——胡森称比起石油铁路等僵化难以插足的行业,一个CS学生可以带着头脑和电脑走天下,此谓“3000年未有之变局”。

胡森建议年轻毕业生应有正确的职业期待,“刚出大学,很多人希望领导平易近人,亲如一家,小伙伴一起玩”,殊不知压力较大、节奏较快的公司对职业生涯锻炼的重要。他指出,创业即战场,面对你死我活的环境,“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这就是年轻聪明穷的人该做的事”。胡森还建议练好基本功,企业招人在学历、经历外更看重能力,即“show me the code”。曾琴芳(9316)请胡森为年轻校友讲讲创业或工作技术之外需要何种能力?胡森回答最重要是adaptive和responsive。Responsive意为响应,增加open connection;而Adaptive即“不找理由,完成任务”。

创业需草根、踩准点

王露自承是“最差的学生”,“其实我的专业是打游戏,常常去5教(实为网吧)上课”,转系、留级、差点退学,历经坎坷。毕业后他从康佳(杭州)管理培训生起步(实为卖电视),业绩令人刮目。“我还卖过白酒”。偶然机会看到蓝港在线招聘,就毫不犹豫地加入了游戏行业,他自嘲“这是我的本行啊”。王露称他在挫折中收获了“天无绝人之路”的信心和“内心乐观自信”的信念。王露在蓝港在线曾参与多款流水上千万的游戏研发。

王露也分享创业感悟,他强调对用户需求必须敏感。手游行业起步时他接触到叶凯(0211)等研发的《大掌门》游戏,直觉地反应“就是这种感觉”。王露提及叶凯等人在玩蟹科技的创业经历对自己的激励,但他强调必须找准需求和定位,想好了再动手。王露给年轻校友的建议包括“核心技术可以做,但也可以找准不需要高精尖技术,改善人文生活的蛋糕;也可以从事金融行业去分蛋糕”、“想清楚再动,要务实”、“要很草根,要踩准点”、“看淡损失”。和胡森鼓励年轻校友敢于直接创业“因为大公司的门永远开着”略有不同,他不建议毕业即创业,“要在机遇爆发时再动”。

王露也强烈建议,毕业时应当多融入新创基金会的校友网络。他提及在2011年7月10日,参加方汉(904)与新创基金会召集的游戏校友小聚,第一次进入校友游戏圈,其后又结识北纬通信校友,打下今后合作的基础。胡森也表示在校友网络中受益良多,笑称回国数周到新创基金会“拜码头”,所以被“拉上床了”。而他的创业过程得到了许四清(815,ChinaCache)、李亚(8710,凤凰网)、李骁军(8810,IDG合伙人)的帮助。

土豪不怕开水烫?难道快乐不重要吗?

随后的问答环节被笑称为“批斗会”。胡森以不怕开水烫的精神欢迎“尖锐”提问。有人开口说“先客气几句再问尖刻的哈”,胡森说“别客气了,直接尖锐吧。”

胡森亦有游戏业务《创世兵魂》,有人问“你技术这么牛,开始做的是P2P核心技术,我们以前挺崇拜你的,你怎么这个样子呢?”(指非核心技术的游戏领域快速成长),胡森答技术的优势在于起步容易,缺点是成长缓慢且一直位于“后台”。团队想“从后台走到前台”,因他们为几乎所有视频网站提供服务(基于web p2p的即时视频技术)却无人知晓。而他们把握准用户需求发展的游戏和视频生意,成长迅速。

二人遭到连续“批斗”——此后多人反复问及“你想到过企业应具有怎样的社会责任感么?”“游戏有多大意义,为何不多做技术”,主持人则提醒年轻的同学们“要接地气”,如此年轻的创业者已经为北京市民(包括科大校友)创造几百个工作机会,这就是社会责任感!——王露补充,游戏意义在于娱乐是人类的永恒追求,制造快乐的需求永不过时,满足需求亦是责任感的一种。两位校友捍卫游戏的价值——人民有娱乐与享受的需求。我们可以花钱旅游、购物或旅游,为什么花数十元玩点游戏大家如此纠结呢?

有人以亲身体验发问“我玩了两小时游戏,除了快乐,什么都没有得到啊”。胡森调侃“你说除了快乐什么都没有得到,我好害怕啊,难道快乐什么都不是吗?”。他向年轻校友检验该考虑的不是技术前沿而是需求。胡森提醒年轻校友,应当现实并有野心,他也不避讳谈到金钱和创业,创业赚钱,“给爸妈买套房,你希望孩子出生时穷吗?”,他指出“创业不能只为了钱,不能仅仅追求发(财),而应追求更从容!”

有年轻校友问“中国游戏格调太低,你们如何看待”,并以中国电影做类比。胡森答整体水平的提升要依赖生态环境的构建,王露则充满信心“我们紧跟需求。有新的需求,我们就把握住”。年轻校友询问“你们这两年红旗不倒,如何保证五年后红旗飘飘?”胡森坦言“保证不了”。又被追问“那你们没有五年之后的计划?”王露说“没有,我只想做好眼下的每件事,每个项目”。而两位校友的回答暗示:应活在当下。

王露销售出身,因此也有校友问及王露具体的营销手段和方式,王露回复以自己的销售策略,最后强调好产品是最核心的。而许四清(815,美商中经合董事总经理)给王露的问题是“如果你站在傅乐民这个位置上,你投什么团队?”(傅乐民是806校友,北纬通信董事长)。

“年方二八”的两位演讲者胡森和王露因两人均为1986年生人,“芳龄”二十八,他们的演讲吸引了来自天津、苏州与南京的校友专程赶来,亦有数十位77-96级资深校友出席。本文的标题出于戏谑,但一位中国科大资深投资人指出“活动唯一的缺憾是年轻毕业生与大四学生问题普遍不高。如此年轻成功的创业者,该赶紧从他们身上学些东西才是!有些问题是像是辩论队提问,或纠结不清,纯粹为了质疑”。也即所有批斗都是“友好”的,但年轻学子更需要有“土豪,我们做朋友吧”的现实虚心。更有校友直陈,科大毕业生应当重建职业思考。

活动背景:历年中国科大均有数百位学生在北京中科院完成大四毕业设计,或开展大学生研究计划。为帮助中国科大学生明确职业规划,中国科大北京校友会与新创校友基金会多次邀请时尚顾问吴雪筠(816/8111)、财新网主编王以超(9204)、新华社主任编辑张小军、昆仑万维高级副总裁方汉(904)、糗事百科CEO王坚(9605)与云适配创始人陈本峰(9806)等校友做职场报告。系列活动也受到北京校友的欢迎,本次活动超过一半出席者为毕业校友。

致谢:感谢微软中国研发集团高校关系部吴国斌(9918)提供报告会场地。

图片花絮

小师妹有话想说?

王彤旭(0610)提问中。

新天域资本负责TMT投资的董事总经理孙壮(8710)。

云适配总裁陈本峰(986)忽悠许四清。

报告会一角。

报告会一角。

报告会虽为10级毕业生设计,但不少资深校友也纷纷前来。有多位校友从天津、南京、苏州与福州赶来。

14级准科大人和家长,祝愿他顺利进入中国科大。

听众提问

二人坐于台前,接受群众批斗

会后交流。

报告会全景。

2014-04-16 上一篇: 中国科大换帅!侯建国进京履新科技部 下一篇: 坦然面对科大文化的弱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