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后,8系毕业生无院士

标题并不准确——2021年11月18日,中国两院院士增选结束后,一中国科学技术大学8系校友问“8系77级以后没有中国的两院院士?” 我回“是。但境外有骆利群81少/818),美国科学院、美国人文科学院院士;卓敏,808,加拿大皇家科学院院士”。 本文以下,除非特别说明,院士仅涉及国内。

这段时间,时常想起这段谈话,因为这个事实深深刺激着我。

中国科大文革之后的毕业生,在理科的各主流学科中都纷纷当选院士——物理化学地学尤多;数学有781鄂维南、791叶向东等。即使天文学系正式建系较晚,此前只有规模不大、招生不多的天体物理中心,但也有景益鹏等当选院士。最近几次国内两院院士增选中,生命医学部中甚至几无8系毕业生入围。

改开后,8系毕业生无院士,尴尬的不一定是中国科大8系(和毕业生)。众所周知,8系毕业生在科学界做出了杰出成果,得到了世界承认(例如骆利群等。但不包括庄小威。因庄小威是少年班与物理系的骄傲。她是科大毕业后走入生命科学领域)。尴尬的还有中国生命科学界。

数理化天地生,中国科大唯独没有生命。今天,分享这个难堪的事实,与诸君勉。

2022-07-08 上一篇: 人工智能学者罗杰波当选欧洲科学院院士 下一篇: 半年支出超780万元,服务校友超5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