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朱国城教授|旧作:科大数学系三龙飞舞时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数学系教授朱国城先生因心力和呼吸衰竭医治无效,于2020年2月28日10:56逝于上海,享年78岁。

朱国城教授1942年出生于上海,祖籍浙江奉化。1959年考取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应用数学系,1964年毕业留校工作,直到2005年3月从中国科大退休。曾任中国科大数学系副主任(1993年3月-1998年9月)。以下为讣告全文:

讣告来源:讣告来自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数学学院网站。朱国城教授照片由学院负责人提供。

我们找到一篇朱国城与冯玉瑜先生的旧作,特重登于此,以悼念朱国城教授!我们怀念中国科大数学系三龙飞舞的时代,两位作者也已仙逝。

口述中国科大:数学系三龙飞舞

科大数学系的教学体系,最突出的就是华罗庚、关肇直、吴文俊三条龙,自成体系,各具特色。基本出发点是认为数学是一个内在紧密联系的学科,将所有数学基础课有机结合,放在一起教三年,是一种新的教学体系,是有好处的。

在“文革”前的科大数学系舞台上,正可谓三条巨龙飞舞,好一派兴旺景象。58、61、64级是“华龙”,59、62、65级是“关龙”,60、63级是“吴龙”。可惜,这些教材大部分没有正式出版,最后正式出版的仅有华先生的《高等数学导论》上、下册,关先生的《高等数学教程》三册。

我们的老师是关肇直先生。关先生早年留法,当时是数学所的负责人之一,还兼任科大数学系的高等数学教研室主任,事实上,关先生从1958年开始就在科大讲课了,吴先生也是。关先生工作十分繁忙,但仍把他最主要的精力放在了59级的教学上。整整三年半的基础课,他亲自编写教材,亲自讲课。可想而知,对我们的教学要花费关先生多大的精力。

当然,在“一条龙”的教学法中,很难由一个人全部承担、讲课到底,幸好当时是“所系结合”,因而有可能在统一筹划之下,分头来教。例如,丁夏畦、林群等当年都为我们讲过课。丁夏畦老师在我们第一学期时,是我们的习题课主讲,林群老师给我们讲过广义函数等。关先生还请来张宗遂先生(张先生当时是数学所一级教授)给我们讲四大力学,其中量子力学后来由他的学生戴元本讲完。我们59级的物理课一直上到量子力学,有的专业还上了量子场论。这是关先生的一个想法,他想培养数学、物理功底都很深的人才。

关先生上课,思路清晰,板书工整而且速度又很快。当时上课时都没有教材,教材大多是在讲完课以后才发的油印讲义。但这样也有好处,练就了我们记笔记的本领。常常是记下来再说,课后再慢慢地啃,把它搞懂。

关先生的博学给我们很深的印象。三年半的基础课,从微积分到亚纯函数,从线性代数到群表示论,从黎曼几何到泛函分析,大部分由关先生一人主讲,可以说在国内外也是少见的。而且,关先生十分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上课从不迟到,也不拖堂,有时还带病上课,从来没听到过他训斥学生。相反,在课堂上,经常鼓励学生树立信心,不要怕一时学不好,只要努力就会有成果。一般情况下,我们看到他那么辛苦,在课间休息时,都不愿去打扰,但有时他会主动找学生了解学习情况。在三年困难时期,我们亲眼看见他只啃一点面包干当饭吃,在生活方面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

现在看来,关先生的一套基础课教学模式,应该说是成功的。我们数学系59级出了一位院士和大批的博导、教授。这些同学,不管以后分到什么专业,但三年半的基础课底子是关先生打下的。我们一位同窗,在校庆四十周年返校,在系里讲话时曾说,我们59级的教学质量可与任何一所大学相比!

数学系三条龙各成体系,其中也有交流。比如,我们领到过华先生的一些讲义,如矩阵论等。“华龙”的特色十分鲜明,居高临下,少而精。“吴龙”的特色是创新意识很强。当时,三条巨龙共舞,何等热闹,何等气魄。再加上“全院办校、所系结合”,以及从数学所调来学校任教的龚昇、石钟慈、陈希儒以及曾肯曾、殷涌泉等一批精英的倾力合作,以及从全国各名牌大学来的一批青年教师的无私奉献,那时全校的数学教学,真可谓百花齐放,万紫千红,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用一句现代时髦的话来说,那就是“创新”。

(作者朱国城、冯玉瑜系中国科技大学59级学生)

文章来源:《科学时报》2008-9-16 视点。

2020-03-03 上一篇: 1月21日中国科大长三角校友创新家座谈会圆满落幕 下一篇: 2019年至2020年3月北京校友会活动一览表